蒲邑被困

离开匡城后,孔子一行人走了两天,随即经过蒲邑(今河南长垣境内,在匡城北十五里)。蒲邑是卫国的土地,这里有位叫公叔戍的贵族,他是卫国太子蒯聩的心腹,本在朝中任职。卫灵公担心太子的势力坐大,就把他外放到了蒲邑。这时公孙戍正在招兵买马,扩大势力,准备有朝一日配合太子发动政变,夺取君位。此时孔子师徒经过这里,公孙戍怀疑孔子是卫灵公派来探听蒲邑虚实的,加上他担心孔子德高望重,有不少文武兼备的弟子,若站在卫国国君一方,将威胁到自身的利益,于是率兵将孔子一行人截住。孔子弟子中有个叫公良孺的,长得高高大大,威武勇猛,他自己带了五辆车子跟随孔子周游各地。他对孔子说:“我以前跟着老师在匡地遇到危难,如今又在这里遇上危难,这是命吧!我和老师一再地遭难,宁愿跟他们拼死算了!”于是就跟蒲人猛烈地拼斗起来。子路冉求等“有勇力”的弟子也投入了战斗。
 
蒲人感到靠武力留不住孔子一行,建议和谈,答应放行。公孙戍对孔子说:“如果你们不去卫国,我们就可以放你们走。”孔子答应了,双方还作了盟约。然后,蒲人放孔子一行人从东门离开。可刚走出蒲邑不远,孔子就让驾车的弟子转往卫国的方向。子贡疑惑地问:“盟约难道也可以违背吗?”孔子说:“在胁迫下作的盟约,神明是不会认可的。”到了卫国,卫灵公听说孔子又回来了,很高兴,果然亲自到郊外去迎接孔子。他问孔子:“可以讨伐蒲吗?”孔子答道:“可以。”卫灵公说:“我的大夫却认为不能去讨伐。因为现在的蒲,是卫国防备晋、楚的前哨据点,我们自己发兵去打,如果蒲人干脆投靠敌方,或敌方趁机来袭,那后果不是很不好吗?”孔子说:“蒲邑的百姓,男人们都效忠卫国,有拼死的决心;妇女们也有保卫这块西河地方的愿望。所以我们所要讨伐的,只是领头叛乱的四五个人罢了。”灵公说:“很好。”然而却不去伐蒲。这次回到卫国,孔子一行就寄住在蘧伯玉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