颛孙师

颛孙师(公元前503-前447年),复姓颛孙,名师,字子张,比孔子小四十八岁,陈国人。《论语》中提及二十次。他为人雍容大度,才貌过人,交友广泛。他崇敬孔子,好学深思,喜欢与孔子讨论问题。多次向孔子问“政”、问“行”,孔子也反复对他加以指教,强调“忠”和“信”。颛孙师便把有关忠、信的教导写在衣带上,以示永远不忘。他还说过:“如果守德而不弘大,信道而不求笃实,这样的人,怎能是有,又怎能算无呢?”后来还以有关忠信的言论教导自己的学生。他随孔子周游列国,曾被困于陈、蔡。他提出,士应该看见危险便肯豁出生命,看见所得便考虑是否该得,祭祀时应该严肃认真,居丧时则应悲痛哀伤。他主张“尊贤容众”,喜欢同比自己贤能的人交朋友。在生活上不拘小节,随和从俗,不注重衣冠的整洁美观,在观点上与墨家有相通之处。

孔子认为他过于心高气傲,而或流于一偏,对他的评语是“辟”(偏激)。因其性格狂放,不能守仁,故孔门弟子对他敬而远之。所以曾子说:“堂堂乎张也,难与并为仁矣。”他虽向孔子学干禄之道,但未尝从政。

孔子死后,颛孙师独立招收弟子,宣扬儒家学说。《韩非子·显学篇》谓孔子死后,儒分为八派,其中有子张之儒,列为“儒家八派”之首,《大戴礼记·千乘》即子张之儒的文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