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适

南宫适,生卒年不详,名适,字子容,通称南容。《论语》中曾三次提到他。《论语·宪问第十四》记载:“南宫适问于孔子曰:‘羿善射,奡荡舟,俱不得其死然。禹、稷躬稼而有天下!’夫子不答。南宫适出。子曰:‘君子哉若人!尚德哉若人!’”羿是传说中的射箭能手。后因喜狩猎,不理民事,被家众杀死。奡是传说中的善于水战的人,他是怎样死的,不得而知。两个人俱有勇力,但是都未得好死。禹和稷亲自下地种田,好像没有什么本领似的,却统治了天下。南宫适拿古代的事来问孔子,大体意思是当今社会尚力不尚德,但按验历史却是尚力者不得善终,尚德者终有天下。他向孔子请教这个问题,孔子虽然没有当面回答他,但认为他能提出这样的问题,就说明他平时对儒家遵奉的“王道”很有研究,所以孔子背后称赞他是一个君子,一个崇尚道德的人,这与孔子的“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;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”(《论语·为政第二》)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。
 
在《论语》一书中,孔子只称赞他的两名学生有“君子”之德,一个是宓子贱,另一个就是南宫适,可见,孔子对南宫适的评价是很高的。
 
《论语·先进第十一》云:“南容三复‘白圭’,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。”“白圭”之诗,出自《诗经·大雅》:“慎尔出话,敬尔威仪,无不柔嘉。白圭之玷,尚可磨也;斯言之玷,不可为也。”南宫适反复诵读这段诗,说明他以此为自己奉行的准则,由此看出,他是一个言语谨慎的人。孔子曾说过:“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。”(《论语·里仁第四》)难怪孔子喜欢他而把侄女嫁给他了。 
 
《孔子家语·七十二弟子解》云:“南宫适世清不废,世浊不污。”这段话是从《论语·公冶长第五》的“子曰:‘邦有道,不废;邦无道,免于刑戮’”的话衍化而来,正体现了南宫适的处世准则。孔子主张:“邦有道则仕,邦无道,则可卷而怀之。”(《论语·卫灵公第十五》)在这一点上,南宫适正是按老师的观点去行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