遽伯玉

遽伯玉,姓遽,名瑷,字伯玉,春秋时卫国的大夫。他是卫国有名的贤人,为人十分正派,光明正大,表里如一,是一位守礼的君子。他曾说过:“我活到五十岁,检讨一下,发现以往的四十九年犯了不少的过错。”有一次,蘧伯玉派使者去拜访孔子。孔子让使者坐下,然后问使者:“近来你们的主人在做什么?”使者回答说:“我们的先生常想着要少犯些过失,却总觉得还是没有做到啊。”孔子听了赞叹不已。
 
遽伯玉遵守礼节,不会在公开场合故意表现自己来博取名声,也不会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做不该做的事。他曾经在夜晚乘马车经过宫门。按照当时的礼节,臣子乘车经过宫门时应该敬礼示意后再离开。但到了晚上宫门已经关闭,又没有人看见,臣子不行礼也是可以的。但遽伯玉没有因此忽略自己应尽的礼数,到了宫门口以后,下车行了礼以后才离开。
 
卫献公十八年(公元前559年),卫国的卿大夫孙林父将要攻打卫献公,问于遽伯玉,他说臣不可以冒犯君主,遂出境避难。卫献公三十年(公元前547年),甯喜想要帮助卫献公返回卫国,告诉遽伯玉,遽伯玉却说:“我没听见过君主出国,怎么敢听见他回来?”于是又出境,不掺合到卫国的乱政中去。孔子游卫国时曾经寄住在遽伯玉家,称赞他为君子,说国家政治清明时他做官,国家政治黑暗时他便隐退藏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