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武伯

孟武伯,姬姓,鲁国孟孙氏第十代宗主,他名字叫彘,“武”是他的谥号,“伯”则是指他的排行,按照“伯仲叔季”的顺序,他应该是鲁国大夫孟懿子的嫡长子,世称仲孙彘或者孟孙彘。
 
孟懿子问孝,孔子告诫他不要违背礼。现在孟武伯来问孝了,孔子告诫他行事谨慎,不要胡作非为,让父母除了为子女的疾病可能会有担心外,不再对其他方面有所担心,这才是孝道。父子俩问得是同一个问题,但孔子的回答却是因人而异。不是孔子自己对孝的理解前后不一,而是因为父子都是贵族,孟懿子拥有着管理国家的权力,所以孔子希望他能够依礼控制自己的行为,要自觉维护国家的礼乐制度。而孟武伯不同,他有父母管教着,所以孔子只告诫他不要成天惹是生非让父母为之操心,让“父母唯其疾之忧”就是孝顺了。他又曾经向孔子咨询过仲由冉求公西赤是否有仁德。
 
公元前478年,孟武伯与高柴辅佐鲁哀公与齐平公会盟,会盟时,齐侯稽首跪拜,鲁哀公则平身而拜。齐国人盛怒,孟武伯说,据《周礼》,鲁国君只会对周天子行稽首跪拜礼,对诸侯则行拜礼。公元前470年,鲁哀公从越国回来,季康子、孟武伯在五梧迎接,并举行了酒宴,有个名叫郭重的大臣也在座。这郭重长得很肥胖,平时颇受哀公宠爱。这次孟武伯借着向哀公敬酒的机会,向郭重问道:“你为什么这样肥胖啊?”鲁哀公听了,很觉厌恶,便代替郭重答道:“食言多也,能无肥乎!”反过来讽刺孟武伯一向说话不算数,而且在宴会上当着群臣之面,出于国君之口,孟武伯顿时面红耳赤,感到万分难堪。于是孟武伯与鲁哀公互相厌恶。
 
公元前468年,鲁哀公认为三桓奢侈太过,想借助诸侯国的力量除去他们。三桓亦觉得鲁哀公狂妄,君臣之间互相抵牾。鲁哀公多次问孟武伯:“请问你们三桓,我快到死的地步了吗?”孟武伯回答说:“臣无由知之。”之后,鲁哀公通过邾国逃到越国。三桓拥立其子为鲁悼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