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于乡党,恂恂如也,似不能言者;其在宗庙朝庭,便便言,唯谨尔。

【原文】
 
10.1 孔子于乡党①,恂恂如也②,似不能言者。其在宗庙朝廷,便便言③,唯谨尔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乡党:古代地方组织的名称。五百家为党,一万二千五百家为乡。

②恂(xún)恂:恭顺貌。如:相当于“然''。

③便(Plán)便:明白畅达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在家乡时,非常恭顺,好像不太会说话的样子。他在宗庙和朝廷里,说话明白而流畅,只是说得很谨慎。
 
【解读】
 
说话要看清场合
 
说话可是一门大学问,它可以影响到我们生活与工作中的各个方面。在我们的生活中,若是有人在说话的时候不分场合、不看对象,不仅难以达到自己的目的,甚至还会伤人害己。因此,大家在说话的时候一定要看清场合。
 
在本章中,孔子在乡间表现得很谦恭,好像不会说话似的。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作为官员,他需要虚心倾听民众的意见,并且没有在民众面前夸夸其谈的必要。而他在宗庙里、朝廷上,由于事关百姓疾苦和国家长治久安,他说话的时候自然会很流畅清楚,同时又很注意分寸。他不仅表现出了对尊长者应有的恭敬之意,还能不卑不亢、清晰明了地表达自己的观点。孔子在庙堂与民间的不同表现,说明了他在说话时特别重视对象和场合。他的这个做法,是一种值得学习的说话艺术。
 
春秋战国时期,真正岍究说话艺术并擅长说服术的是纵横家。纵横家的鼻祖是鬼谷子,他的两个得意弟子一个叫苏秦,另一个叫张仪。苏秦靠杰出的辩才,说服山东六国,合纵抗击秦国。当时,苏秦身佩六国相印,风头无二。而张仪则凭着三寸不烂之舌,成功实施连横战略,先后在秦国和楚国担任宰相,也是靠说话获得成功的典范。儒家的舌辩术也不差,只是没有纵横家精到而已。孔子对言谈和说服的规律有着深刻的认识和把握。孔门四科之中,专门有言语一科,子贡和宰我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当时,齐国出兵侵略鲁国。为保卫鲁国,子贡奉命出使,通过一系列外交手段,挑起国际争端,不仅成功保全了鲁国,而且改变了春秋末年的政治格局。子贡的言语才能并不比苏秦张仪差,而且时间上更早。战国时期,孟子和荀子继承孔子的衣钵,光大儒学。同时,这两人也都是了不起的演说家。
 
本章所载,是孔门弟子对孔子谈话策略的回忆。从中不难看出,孔子很擅长交际,特别重视说话场合和对象。
 
孔子的做法提醒我们,说话时必须注意场合。庙堂之上,是研究国家大事、进行重大决策的场所,所以必须慎之又慎。当然,普通人几乎没有接触庙堂的机会,但是却有机会参与各式各样的会议。在岍究组织、企业、单位重大事项的会议上,该自己发言时,应该晓畅明白,论据扎实,言语慎重。再比如,在酒桌之上,就应该谈些轻松的话题,不宜谈论重大事务,也不宜谈论过于沉重的话题。还有,日常生活中,几个人无事闲谈,每个人都喜欢吹牛,这个时候,最好是洗耳恭听,不要夸夸其谈,逞囗舌之利。
 
说话讲究场合,这不仅是做人的一种变通,更是为人处世的一种智慧。只要掌握了这门说话的艺术,就能搞好人际关系,顺利推进自己的事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