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渊问为邦,子曰:“行夏之时,乘殷之辂,服周之冕,乐则《韶》、《舞》;放郑声,远佞人。郑声淫,佞人殆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5.11 颜渊问为邦,子曰:“行夏之时①,乘殷之辂②,服周之冕③,乐则《韶》、《舞》④,放郑声,远佞人⑤。郑声淫,佞人殆⑥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夏之时.夏代的历法,便于农业生产。
 
②辂(lù)的.天子所乘的车。殷代的车由木制成,比较朴实。
 
③冕(miǎn):礼帽。周代的礼帽比以前的华美。
 
④《韶》:舜时的乐曲。《舞》:同《武》,周武王时的乐曲。
 
⑤佞人:用花言巧语去谄媚人的小人。
 
⑥殆:危险。
 
【翻译】
 
颜渊问怎样治理国家。孔子说:“实行夏朝的历法,乘坐殷朝的车子,戴周朝的礼帽,音乐就用《韶)和《舞),舍弃郑国的乐曲,远离谄媚的人。郑国的乐曲很淫秽,谄媚的人很危险。”

【解读】

颜渊问如何治理国家,孔子以礼乐答之。主张继承历代政制的优点,实行夏朝的历法,乘坐殷朝的车子,戴着周朝的礼帽,音乐用《韶》《舞》。孔子的政治理想是恢复周礼,其实就是要建设一个有秩序的国家,让百姓过上健康的、有文化的、和乐的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