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?其未得之也,患得之;既得之,患失之。苟患失之,无所不至矣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7.15 子曰:“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?其未得之也,患得之①;既得之,患失之。苟患失之,无所不至矣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患得之:这里是“患不得之”的意思。这是当时楚地的俗语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那些鄙夫,可以和他们一起侍奉君主吗?他们在未得到职位时,总是害怕得不到;得到职位以后,又唯恐失去,如果老是担心失去职位,就会是没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。”

【解读】

此章孔子批评了当时一些在朝为官的人,他们一心只想贪禄保官,尚未得到时,唯恐得不到,不择手段,以求能得到。得到后,又恐怕会失去,无所不为来保持不失。这其实说出了一切贪图私利之人的痛处,这种人显然是不称职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