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子禽谓子贡曰:“子为恭也,仲尼岂贤于子乎?”子贡曰:“君子一言以为知,一言以为不知,言不可不慎也。夫子之不可及也,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。夫子之得邦家者,所谓立之斯立,道之斯行,绥之斯来,动之斯和。其生也荣,其死也哀,如之何其可及也?”

【原文】
 
19.25 陈子禽谓子贡曰:“子为恭也,仲尼岂贤于子乎?''子贡曰:“君子一言以为知①,言以为不知,言不可不慎也。夫子之不可及也,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。夫子之得邦家者②,所谓立之斯立,道之斯行③,绥之斯来,动之斯和。其生也荣,其死也哀,如之何其可及也?"
 
【注释】
 
①知(zhì).通“智"。

②邦:诸侯统治的地区。家:卿大夫统治的地区。

③道(dǎo).同“导",引导,教化。
 
【翻译】
 
陈子禽对子贡说:“你太谦恭了,仲尼岂能比你更有才能?”子贡说:“君子一句话可以表现出聪明,一句话也可以表现出不聪明,所以说话不可以不慎重。我的老师没人赶得上,就好像青天无法通过阶梯登上去一样。假如老师得到国家去治理的话,说要立于礼,百姓就宣于礼;引导百姓,百姓就跟着实行;安抚百姓,百姓就会来归服;动员百姓,百姓就会协力同心。他活着时榮耀,死了令人哀痛,别人怎么可能赶得上他呢?”

【解读】

此章也是子贡批评别人贬低孔子而抬高自己的问答录。子贡衷心地敬慕爱戴孔子,在为孔子所作的辩护中,将孔子比作上天,活着时充满荣光,死后令人怀念,别人是不可企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