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夏问曰:“‘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为绚兮’何谓也?”子曰:“绘事后素。”曰:“礼后乎?”子曰:“起予者商也,始可与言《诗》已矣。”

【原文】
 
3.8 子夏问曰:“巧笑倩兮①,美目盼兮②,素以为绚兮③'。何谓也?"子曰:“绘事后素。"
曰:“礼后乎?”子曰:“起予者商也④!始可与言《诗》已矣。

【注释】
 
①倩:笑容美好。
 
②盼:眼睛黑白分明。
 
③绚(xuàn):有文采。这三句诗前两句见《诗.卫风硕人》,第三句可能是逸诗。
 
④起:阐明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子夏问道:“‘轻盈的笑脸多美呀,黑白分明的眼睛多媚呀,好像在洁白的质地上画着美丽的图案呀。’这几句诗是什么意思呢?”孔子说:“先有白色底子,然后在上面画画。”子夏说:“这么说礼仪是在有了仁德之心之后才产生的了?”孔子说:“能够发挥我的思想的是卜商啊!可以开始和你谈论《诗经》了。”

【解读】
子夏问诗,认为丽质天生的美女,不必多作装饰,只要穿上素色衣服就很吸引人了,其本意在于礼仪形式之华美,而孔子的回答在于礼仪之实,即内容之美。子夏理明辞达,领悟力很高,马上受到启发,因论诗而知学。孺子可教,于是孔子赞扬子夏从“绘事后素”中体会到“礼后乎”,就是用绘画作比喻来说明仁和礼的关系。他认为,外表的礼节仪式同内心的真实情感应是统一的,如同绘画一样,质地不洁白,不会画出丰富多彩的图案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