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渊死,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。子曰:“才不才,亦各言其子也。鲤也死,有棺而无椁,吾不徒行以为之椁。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可徒行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1.8 颜渊死,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①。子曰.“才不才,亦各言其子也。鲤也死②,有棺而无椁。吾不徒行以为之椁③。以吾从大夫之后④,不可徒行也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颜路:颜渊的父亲,也是孔子的学生,名无繇(yóu),字路。椁(guǒ):古代棺材有的有两层,内层叫棺,外层叫椁。

②鲤:孔鲤,字伯鱼,孔子的儿子。

③徒行:步行。

④从大夫之后.跟随在大夫行列之后。孔子曾经做过鲁国的司寇,属于大夫的地位,不过此时已去位多年。
 
【翻译】
 
颜渊死了,他的父亲颜路请求孔子把车卖了给颜渊做一个外椁。孔子说:“不管有才能还是没才能,说来也都是各自的儿子。孔鲤死了,也只有棺,没有椁。我不能卖掉车子步行来给他置办椁。因为我曾经做过大夫,是不可以徒步出行的。”

【解读】

这一章反映了孔子对礼的一丝不苟的严肃态度。礼先于情,凡事要与礼合才可以与情合。孔子与颜渊虽为师生却情同父子,他不同意把自己车子卖掉来为颜渊买外棺,不是舍不得车,而是因为礼制规定,大夫出门必须用车,而且礼以俭为宜。故孔子虽然对颜渊之早逝很悲恸,却始终不忘礼,不肯丧失原则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