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康子患盗,问于孔子。孔子对曰:“苟子之不欲,虽赏之不窃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2.18 季康子患盗,问于孔子。孔子对曰:“苟子之不欲,虽赏之不窃。”
 
【翻译】
 
季康子为盗窃事件多发而苦恼,来向孔子求教。孔子对他说:“如果您不贪求太多的财物,即使奖励他们去偷,他们也不会干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上位者要廉洁自律
这一章,孔子论述的仍然是“上行下效”的问题,仍然强调在上位者要以身作则,所不同的是,这里偏重于要求在上位者要廉洁自律。如果领导能够不贪恋财物,那么下属也会在他的影响下,变得正直廉洁,也就是孔子所说的“苟子之不欲,虽赏之不窃”。
 
东汉时,羊续长期担任南阳太守。他生性耿直,憎恶当时社会的贪污腐败之风,鄙视官僚贵族奢侈铺张的行为。他为人谦和,生活朴素,平时穿的是破旧衣服,盖的是有补丁的粗布被子,出行乘坐的是一辆破马车,吃的粗茶淡饭,并不因为做了官就搜刮民脂民膏,过荣华富贵的日子。他的府丞焦俭为人正派,做他的下级做了很长时间,两人的关系也非常好。他看羊续生活是在太清苦了,就买了一条鱼准备送给羊续。焦俭知道羊续的性格,如果直接送上,羊续肯定会拒绝的,就想了个办法,对羊续说:“大人到南阳为官,理应了解当地的风情,您可能还不知道我们这里有一种‘三月望饷鲤鱼’吧。今天我特意买了一条送给您,让您体味民情。您也知道,我绝非阿谀奉承之辈,平时您待我如兄弟,所以这条鱼只是做小弟的对兄长的一点敬意,可不要想到行贿上去呀。请笑纳吧!”话说到这份儿上,羊续不好不收,便笑着说:“既然如此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。”焦俭走后,羊续便命随从把这条鱼挂在房梁上,碰也没有碰。过了一段时间,羊续喜好吃鱼并且收受一条鱼的消息传来开来,人们络绎不绝地带着鲜鱼前来拜访羊续,这里面有真心仰慕羊续的人,也有有求于羊续的人。羊续都把他们拦在府衙门外,指着房梁让他们看,说:“你们看,那条鱼现在还在那里呢,都风干了。我是不会接受你们的礼物的,你们都回去吧。”大家看到羊续廉洁如此、自律如此,渐渐地,就没有人行行贿之事了,当地的吏治也变得更加清明了。如果在上位者都能像羊续一样廉洁自律,那么整个社会将刮起一阵廉洁之风,行贿者将无处立足。
 
廉就是指清廉,就是不收取自己不应得的财物;洁即洁白,主要是针对人的品行而言的,就是指为人光明磊落。合在一起,廉洁就是指为人做事清清白白、光明磊落的态度。廉洁自律是对从政为官者的基本要求。只要是官员,手中都有着或大或小的权力,因而可以不同程度地影响别人的利益。所以,自然而然地就会有人想到通过官员维护自己的利益。既然有求于人,就免不了处处讨好,阿谀奉承,甚至是财物贿赂。如果为官者无法做到廉洁自律,就会成为一个贪官,就会损害人民利益,毁掉个人名誉前程,并败坏社会风气。
 
上位者如果以权谋私,来者不拒,就开了送礼钻营之门,那些善走邪门歪道的人看有可乘之机,便会钻你的空子,让你为他们谋求不正当的利益行方便,这势必会损害某些人的正当利益。而上位者如果能够廉洁自律,无形中就堵住了托关系走后门的路,没有人钻营,事事按原则来,不仅能为自己赢得信誉,还能维护无权无势的人的合理利益。从古代到现代,虽然贪官屡禁不止,但是为官清廉的人还是大有人在。
 
领导者的一举一动,都能起到榜样作用。他自己的行为,实际上都是在给下属作示范,告诉他们什么是该做的。如果一个上位者不能做到廉洁自律,而且对那些行贿行为不加制止,那么他的下属就很可能会对行贿受贿不以为然,很自然就会走上行贿受贿的道路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