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成子弑简公,孔子沐浴而朝,告于哀公曰:“陈恒弑其君,请讨之。”公曰:“告夫三子。”,孔子曰:“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敢不告也,君曰‘告夫三子’者!”之三子告,不可。孔子曰:“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敢不告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4.21 陈成子弑简公①。孔子沐浴而朝②,告于哀公曰:“陈恒弑其君,请讨之。''公曰:“告夫三子③。”
 
孔子曰:“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敢不告也,君曰'告夫三子,者!”
 
之三子告,不可。孔子曰.“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敢不告也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陈成子.即陈恒,齐国大夫。弑(shì):下杀上为弑。简公:齐简公,名壬。

②孔子沐浴而朝:沐浴'洗头洗澡,这里指斋戒。当时孔子已告老还家,他认为臣弑其君是大逆不道,非讨不可,故有此举。

②夫(fú):指示代词,那。三子.指孟孙、季孙、叔孙三家大夫。由于他们势力强大,主宰着鲁国的政治,故哀公不敢自王。
 
【翻译】
 
陈成子杀了齐简公。孔子在家齑戎沐浴后去朝见鲁哀公,告诉哀公说:“陈恒杀了他的君主,请出兵讨伐他。”哀公说:“你去向季孙、仲孙、孟孙三人报告吧!”
 
孔子退朝后说.“因为我曾经做过大夫,不敢不来报告 可君主却对我说‘去向那三人报告’。”
 
孔子到季孙、叔孙、孟孙三人那里去报告,他们不同意讨伐。孔子说:“因为我曾经做过大夫,不敢不报告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坚守最根本的原则
 
“陈成子弑简公''是春秋时期的一件大事,当时齐国的权亞陈恒把自己的国君给杀掉了。孔子把礼制看得比性命还重要,对这种以下犯上、残忍僭越的行为异常愤慨。所以在听到这件事后,还是前去求见鲁哀公,请他出兵讨伐陈恒,以匡正义。但是当时鲁哀公也是有名无实,所有权力都掌握在三桓手中,就让他去找这几位大夫。孔子又去请三桓发兵,结果被他们拒绝了。孔子很无奈,只好自我安慰,表示自己对这件事尽心了。
 
孔子的“请讨”,固然是为了尊君、正名,维护君臣大义,但他更具体的目的一是警醒鲁哀公,一是警醒季氏三家。他想通过此事提醒鲁哀公,如果任由季氏势力发展下去,迟早有一天,三桓也会像陈成子一样做出以下犯上的事情来。向季氏三家的报告,意在提醒季氏,你们身为子却不守臣礼,如果一意孤行,那么将来也会落得被诸国讨伐的下场。但可悲的是,他的意愿并未受到重视,他的警醒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。
 
虽然如此,孔子这种对最根本的原则的坚守,仍有着重要价值。他提醒我们,不论是在什么情况下,社会上都应该有一个根本性的原则,而且这个原则是不可违背的,必须坚守。就当时来说,君之道就是不能违背的根本跬原则。如果这个原則丧失,国将不国,一切都将陷人可怕的混乱。正因为如此,孔子才执着地请求讨伐陈成子。
 
古往今来,坚守原则的人总是能够得到众人尊敬的,不管他们最后能否获得成功。伯夷、叔齐是商末孤竹国国君的两个儿子。因为想把国君之位让给对方,他们都从宫中逃出来。当时,西万的周文王广招天下贤士,伯夷、叔齐兄弟二人听说后,便前往投奔。可是,还没等他们到达,周文王就死了。文王死后,继位的武王扩充兵力,用车装着周文王的灵牌东进伐纣。伯夷、叔齐听闻,拦马劝谏,说:“父死不葬,乃动干戈,可谓孝吗?以臣弑君,可谓仁吗?''武王身边的随从听到二人指责武王,拔剑想杀掉他们。姜太公说:“此乃义人。,就让手下扶持二人离去。武王灭商以后,天下归周,伯夷、叔齐认为武王以亞犯君可耻,就立志不食周朝的粮食,到首阳山隐居起来,采薇为食,维持生存。一位妇人看到他们采薇为食后说,这薇菜也是在周朝土地上生长的呀!二人听罢,决定绝食等死。临死之际,他们还作了一支歌:“登彼西山兮,采其薇矣。以暴易暴兮,不知其非矣:神农、虞、夏,忽焉没兮,我安适归矣?于嗟徂兮,命之衰矣!”
 
伯夷、叔齐耻食周粟,饿死首阳山,虽然饥寒寂寞,却依然操守不改,这一佳话千古流传。一个朝代代替另一个朝代,多半是先进替代落后,因此,很多人对伯夷、叔齐二人的坚守不理解。其实,二人坚守的并不是落后的商王朝,而是一种根本原则。他们的做法,和孔子所坚守的如出一辙。毋庸置疑,这是一种伟大的精神。
 
不论是组织还是个人,必须要坚守最根本的原则。不论什么时候,不论发生什么事情,这个基本原则不能去掉。如果去了这个根本原则,就会导致个人的失败或者组织的失败。在现代社会,人们受到的干扰和诱惑越来越多,就更需要有坚守原则的精神。否则,一旦放弃原则,就没有了约束自己的准绳,如果人人如此,整个社会都将陷人混乱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