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曰:“君子有三戒:少之时,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壮也,血气方刚,戒之在斗;及其老也,血气既衰,戒之在得。”

 
【原文】
 
16.7 孔子曰:“君子有三戒:少之时,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壮也,血气万刚,戒之在斗;及其老也,血气既衰,戒之在得①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得:贪得,包括名誉、地位、财货等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君子有三件事应该警惕戒备:年少的时候,血气还没有发展稳定,要警戒迷恋女色;壮年的时候,血气正旺盛,要警戒争强好斗;到了老年的时候,血气已经衰弱,要警戒贪得无厌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人生三戒
 
在这里,孔子谈到君子有三戒,这三个方面以血气盈虚为依据进行划分,分别是戒色、戒斗、戒得。这三戒针对的是人的少年、壮年、老年三个阶段容易出现的问题,因而也可以看作人生三戒。《淮南子.诠言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凡人之生,少则猖狂,壮则强暴,老则好利。”可以说,这是对孔子人生三戒思想的进一步阐述。
 
年轻的时候要戒色,是因为“血气未定",意思是说身心的发展都不儺全。身体上,各个器官的发育不完全;心理上,识别能力和自制力还不够强大,往往会经不住诱惑,进而沉湎女色,伤害身体。“戒色"中的色,主要是指女色。少年时期,气血还不够充盈,好色纵欲,必然会严重损害身体儺康。历史上,不少少年皇帝都是因为沉湎女色而早早驾崩的。像明朝正德皇帝、清朝的咸丰皇帝,都是因年轻时纵欲过度,只活了30来岁。当然,我们也可以对色扩大理解,将一切让人看了赏心悦目的东西都视为色,比如华丽的衣服、装饰、建筑、花鸟等。俗话说:“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”好看的东西谁都喜欢,这本身并没有错,但是好色要有节有制,不能沉迷其中。
 
人到中年要戒斗。这里的斗也要作宽泛的理解,不能单纯地理解为打架斗殴,还应包括心理上的争强好胜,事事都要胜人一筹。到了壮年,体魄强健,知识的积累已经基本完成,经验也相当丰富了,也有了相当的社会地位,因而就渐渐傲慢起来,喜欢处处争胜。如果在官场,则喜欢排挤异己,争夺权势:如果在商场,则喜欢竞争于商战,热衷打压对手;如果在学术界,则容不得他人对自己的观点或看法提出质疑。当然,争强好胜没有错,这有助于我们不断地提高对自己的要求,实现自我完善。但是如果过头了,时时处处,乃至事事都要争强好胜,那就有害了。我们知道,世上没有常胜将军,即便是冉强大,也无法保证事事都赢,何况我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。一旦失败,很可能会一败涂地,甚至是身败名裂。即便勉强获胜,也会四面树敌,严重影响事业的发展。所以,人到盛年,应该保持一颗平常心,用理性约束自己,保持平和的心态,尽可能不参与争斗。
 
到了老年要戒得,这在三戒之中是非常高明的一点。前面说过,少年时积累,到了壮年就要利用这些积累去工作、去奉献,有劳就有得,因而可以获得物质或者权力。到了年老体衰,不能去工作的时候,就不能创造财富了,权力也没有了。这种反差会形成心理上的落差,有很多老年人不能适应,变得郁郁寡欢。还有一种情况,正是由于不能工作,靠儿女赡养,收人的来源受到了限制,这使得他们的心理和行为产生了一些变化。如此一来,有些老人就变得更加贪婪,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可能得到的东西;若是拥有地位或财富,就特别害怕失去。得则喜,失则悲。但是情绪上的大起大落,已经不是老年人所能承受的了,因而孔子说老年时应该戒得。要想戒得,就需要要保持一颗平常心,正确认识财富和权力。这些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贪多也没有什么意义。如果能有这样的境界,面对得失可能会从容一些。
 
虽然,孔子谈三戒时,分别立足于人生的三个阶段,但是我们应该认识到,“色、斗、得''对人生的各个阶段都有害无益,都应该注意戒除,只不过在相应的人生阶段危害尤其大,需要我们特别注意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