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曰:“侍于君子有三愆: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,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,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6.6 孔子曰:“侍于君子有三愆①: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,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,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②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愆(qiān):过失。

②瞽(guǔ):眼睛瞎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侍奉君子容易有三种过失:没有轮到他发言而发言,叫作急躁;到该说话时却不说话,叫作隐瞒;不看君子的脸色而贸然说话,叫作盲目。”

【解读】

此章孔子谈的是与君子交往中的适言问题。说话是一门艺术,把话说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这里孔子给了我们一些有益的指导:说话应择时择人,视情况而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