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下惠为士师,三黜。人曰:“子未可以去乎?”曰:“直道而事人,焉往而不三黜?枉道而事人,何必去父母之邦?”

【原文】
 
18.2 柳下惠为士师①,三黜。人曰:“子未可以去乎?"曰.“直道而事人,焉往而不三黜?枉道而事人,何必去父母之邦?"
 
【注释】
 
①士师:官名,主管刑罚。
 
【翻译】
 
柳下惠担任掌管刑罚的官,多次被罢免。有人问:“您不可以离开鲁国吗?”他说:“用正直之道来侍奉人,去哪里而能不被多次罢免呢?不用正直之道来侍奉人,又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故国家呢?”

【解读】

柳下惠是个正直的、有能力的贤人,孔子对他评价很高。这里孔子以十分沉痛的语气,道出了当时官场的腐败,既然到处都一样,还不如就留在生养自己的父母之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