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

【原文】
 
7.16 子曰:“饭疏食①,饮水,曲肱而枕之②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饭:吃。名词用作动词。疏食.糙米饭。

②肱(gōng).胳膊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一吃粗粮,喝清水,弯起胳膊当枕头,这其中也有着乐趣。而通过干不正当的事得来的富贵,对于我来说就像浮云一般。

【解读】

这一章孔子表明的是自己对于人生快乐的理解,再次申明了自己坚持以仁义为主体的理想。孔子提倡“安贫”,是为了“乐道”,认为“饭疏食,饮水,曲肱而枕之”的生活对于有理想的人来讲,可以说是乐在其中的。同时,他还提出,不义的富贵荣华,如天上的浮云一般,自己是不会追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