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麻冕,礼也;今也纯,俭,吾从众。拜下,礼也;今拜乎上,泰也;虽违众,吾从下。”

【原文】
 
9.3 子曰:“麻冕①,礼也;今也纯②,俭③:吾从众也;今拜乎上,泰也④。虽违众,吾从下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麻冕.麻织的帽子。

②纯.黑色的丝。

③俭:用麻织帽子,比较费工,所以说改用丝织是俭。

④泰.骄纵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佣麻线来做礼帽,这是合乎礼的;如今用丝来制作礼帽,这样省俭些,我赞成大家的做法。臣见君,先在堂下磕头,然后升堂磕头,这是合乎礼节的;现在大家都只是升堂磕头,这是倨傲的表现。虽然违反了大家的做法,我还是主张要先在堂下磕头。”

【解读】

此章表明了孔子并不是一味地维护传统的礼仪,而是对于礼仪改革持有坚守、有变通的开明态度。涉及礼之精神的是必须坚持的,而那些纯外在的仪文规矩,可以不必坚持。礼讲究简朴,以前的礼仪是用麻布做礼帽,但现在用丝料制作礼帽显得简朴,所以从之。礼讲究发乎内心的真情,而行礼的简化是心有不诚而导致行为的简慢,所以不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