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车,必正立,执绥。车中不内顾,不疾言,不亲指。

【原文】
 
10.26 升车,必正立,执绥①。车中,不内顾,不疾言,不亲指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绥:上车时扶手用的索带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上车时,一定站立端正,拉住扶手的带子登车。在车中,不向里面环顾,不快速说话,不甲手指指画画。
 
【解读】
 
出行的礼仪
 
本章描写的是孔子乘车时的一些小细节,这些举动反映出孔子时刻遵循礼仪的严谨生活态度。古时的车驾并不像现在的私家车这般普及,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。孔子登车时,正立执绥,既有安全的考虑,也是正身正心的表现。在车中不大声说话,是为了不惊扰到驾车的人,是为安全驾车,这与今日我们所提倡的不与司机交谈的道理一样。而他不左右环视,也不用手指指点点,则是为了避免让人产生疑惑,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 
孔子的行为提醒我们,在出行时一定要注意相关礼仪。当然,由于时代的差异,孔子时代的车子已经成为难觅的古董,他的登车之举我们也无从学起。但是,我们出行时乘用飞机、轮船、火车、轿车乃至公共汽车等交通工具时,也同样需要礼仪。
 
不管乘用哪种交通工具,首先要注意的是安全。特别是飞机、轮船、火车和公交车这些公共交通,必须遵守相关规则。登门时要特别注意,要抓稳扶稳,不要争抢拥挤,保证自己和他人的安全,以免发生不幸事件。当进人这些交通工具内部时,注意找到自己的座位,不要占用太多空间。在飞机和车船里,不要大声说笑喧哗,以免影响他人。同时要注意自己的仪容,不要脱鞋,或者把脚伸得老远。
 
除了这些需要遵守的共跬礼仪外,不同的交通工具也有特殊的要求。比如,在公共氵气车上,上车后不要堵在车门处:上车后要及时买票,注意给老人和需要帮助的人让座等。在火车上,要注意安放好自己的行李,不食用有异味的食物,不进行娱乐活动等;在轮船上,不要在甲板上打手电筒,随意挥舞衣服等;在飞机上,不要贸然与邻座讲话,不要频繁呼叫乘务员,更不要在点餐时提出过分要求。与乘用公共交通相比,乘用私家车主要应注意安全问题,注意不要与司机讲话,不要在车内大呼小叫,以免惊扰驾车者。
 
这些具体而微的礼仪,体现两条原则,第一是安全原则;第二是不影响他人原则。把握了这两点,就等于领悟了孔子乘车的精髓。
 
但是,在公务接待时,乘用公务车那可是大有讲究的。比如座位,双排五人座轿车。乘坐主人驾驶的小轿车时,副驾驶座是最尊贵的座位。前排的座位比后排的座位尊贵,右座比左座尊贵,后排中座最次。乘坐由专职司机驾驶的小轿车时,后排右座是最尊贵的座位。后排的座位优于前排,依然是以右为尊,后排中座稍次,副驾驶座最次。乘坐专职司机驾驶的五人座轿车时,应请贵宾在司机身后的座位就座。陪同领导乘坐机关公用轿车时,应请领导坐在后排右座上。
 
不管乘坐何种轿车,都要请尊者、长辈先上车,坐到上座,位卑者要先行下车,为尊者打开车门。男女同车时,男士应主动为女士开车门。若男士的职务或身份高于女士,则不必讲究。乘车时,要自觉保持车厢内的整洁。在车厢内要保持得体的仪表,不随便脱外衣,不高声喧哗,或者和旁边的人大声说笑。上下车的时候,要保持自己优雅的形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