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行:颜渊,闵子骞,冉伯牛,仲弓。言语:宰我,子贡。政事:冉有,季路。文学:子游,子夏。

【原文】
 
11.3 德行.颜渊,闵子骞,冉伯牛,仲弓。言语:宰我子贡。政事.冉有,季路。文学①:子游,子夏
 
【注释】
 
①文学:文献知识,即文学、历史、哲学等方面的文献知识。这里文学的含义与今相异。
 
【翻译】
 
(孔子的弟子各有所长)德行好的有:颜渊,闵子骞,冉伯牛,仲弓。娴于辞令的有:宰我,子贡。能办理政事的有:冉有,季路熟悉古代文献的有:子游,子夏。
 
【解读】
 
各有所长
孔子在这里介绍了“四科十哲”,实际上意在说明人各有长处,不必求全责备;用人应用其长处。
 
在这里,孔子点评了自己的几位得意门生,指出他们各自的优长所在:颜渊、闵子骞、冉伯牛、仲弓等人在德操方面成就较高;宰我子贡善于交际演讲;冉有、季路善于处理政治事务;子游、子夏则通晓古代典籍制度。
 
其实,他的这十位弟子并非仅在一方面有所长,而是涉猎广泛,比如仲弓曾婉拒季氏宰,而孔子曾称其“可使南面”,可见其政事之高,闵子骞、颜回亦然;宰我之政才、子路之将才曾令楚臣闻之色变,冉有更是曾助鲁败齐;子游、子夏曾任武城宰、卫行人和莒父宰;子贡“常相鲁、卫”,又能经商理财。
 
孔子之所以把他们归入四科,说明他在重视学生们全面发展的同时,更注重培养他们的特长。如此视角,对当今的领导者颇有启迪。
 
孔子的话提醒我们要客观看待人的长处和不足,不可苛求全才。读了孔子这段话,每位领导都应该明白,古今中外,凡有所长者必有所短。圣人门下四科全通之人尚且不见,更何况区区凡俗。众所周知,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多数个体在发展过程中,很难顾及每一方面;加上各人的天赋和兴趣多有不同,所以每个人都会有长处,也会有短处。比如项羽,虽擅长行军打仗,但却拙于识人用人。
 
认识到这个道理,领导者就可以清醒地认识和看待下属。当然,察人、知人只是基础,善任才是最终目的。领导者应该在正确评估下属能力的基础上,避其所短,用其所长。只有量才而用,让每个人都去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,才能激发他们的潜力;只有知人论事、择而用之,才能人尽其才、才尽其用。比如刘邦让韩信去打仗,让张良出谋划策,让萧何去治理后方、负责后勤。如此,刘邦几乎是如鱼得水,正是在他们的帮助下,他才得以最终击败楚霸王,创建汉室。具体到现实社会,作为领导,就应该像刘邦那样,准确评估下属的长短优劣,为其安排最合适的职位和工作,发挥他们的长处,这样就有可能快速取得成功。同时,领导者还要善于发现和培养下属的长处,不应只看到下级短处或因一次失败就全面否定。
 
作为普通人,除了知人,更要有知己的智慧。只有清楚自己的长处与短处,才能够扬长避短,有方向地发展自己。如果能做到将事业与个人兴趣相统一,则更容易取得成功。
 
事实表明,个人只有发挥自己的长处,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自己的价值;团队里,只有各成员都发挥各自长处,做好本职工作,整个团队才能安定和谐,运作出色。团体如此,民族国家也不例外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