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张问明,子曰:“浸润之谮,肤受之愬,不行焉,可谓明也已矣;浸润之谮、肤受之愬不行焉,可谓远也已矣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2.6 子张问明。子曰:“浸润之谮①,肤受之愬②,不行焉,可谓明也已矣。浸润之谮,肤受之愬,不行焉,可谓远也已矣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浸润之谮(zèn):像水浸润物件一样逐渐传播的谗言。谮,诬陷。

②肤受之愬(sù):像皮肤感受到疼痛一样的诬告,即诽谤。愬,同“诉”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子张问什么是明智。孔子说:“暗中传播的谗言,切身感受的诽谤,在你这儿都行不通,就可以称得上明智了。暗中传播的谗言,切身感受的诽谤,在你这里都行不通,就可以说是有远见了。”

【解读】
本章孔子论述的是明智的问题,它对处于领导地位的执政者而言,显得更为重要。有道是“众口铄金,积毁销骨”,能使无孔不入的谗言和诽谤行不通,那可真是明智而且有远见的人了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