棘子成曰:“君子质而已矣,何以文为?”子贡曰:“惜乎,夫子之说君子也!驷不及舌。文犹质也,质犹文也。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2.8 棘子成曰①“君子质而已矣②,何以文为③?''子贡曰.“惜乎,夫子之说君子也④!驷不及舌⑤。文犹质也,质犹文也。虎豹之椁犹犬羊之鞟⑥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棘子成:卫国大夫。古代大夫尊称为“夫子",故子贡以此称之。
 
②质:质地,指思想品德。
 
③文:文采'指礼节仪式。
 
④说:谈论。
 
⑤驷(sì)不及舌:话一出囗,四匹马也追不回来,即“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"。
 
⑥鞟(kuò):去毛的兽皮。
 
【翻译】
 
棘子成说:“君子有好本质就行啦,要文采做什么呢?”子贡说:“可惜呀!夫子您这样谈论君子。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文采如同本质,本质也如同文采,二者是同等重要的。假如去掉虎豹和犬羊的有文采的皮毛,那这两样皮革就没有多大的区别了。”

【解读】
关于文与质的关系问题,子贡认为应文质兼备,表里一致,这一思想源于孔子。文采和本质同样重要,文采是以本质为基础的,离开了本质,那么文采就没有载体和方法得以彰显;而本质亦须文采来具体表现,离开了文采,本质也就无所依托。两者一内一外,互为表里,密不可分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