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苟正其身矣,于从政乎何有?不能正其身,如正人何?”

【原文】
 
13.13 子曰:“苟正其身矣,于从政乎何有?不能正其身,如正人何?”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如果端正了自己的言行,治理国家还有什么难的呢?如果不能端正自己,又怎么能去端正别人呢?”

【解读】

此章孔子讲的还是“正人先正己”的道理。在伦理政治中,正身被看做是从政者必备的素质,这种重德治的政治主张也导致了对法治的忽视和人治思想的形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