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公问:“一言而可以兴邦,有诸?”孔子对曰:“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。人之言曰:‘为君难,为臣不易。’如知为君之难也,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?”曰:“一言而丧邦,有诸?”孔子对曰:“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。人之言曰:‘予无乐乎为君,唯其言而莫予违也。’如其善而莫之违也,不亦善乎?如不善而莫之违也,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?”

【原文】
 
13.15 定公问:“一言而可以兴邦,有诸?”孔子对曰:“言不可以若是。其几也①,人之言曰一为君难,为臣不易。'如知为君之难也,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?”曰:“一言而丧邦,有诸?”孔子对曰:“言不可以若是,其几也。人之言曰:'予无乐乎为君,唯其言而莫予违也。,如其善而莫之违也,不亦善乎!如不善而莫之违也,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!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几(jī):近。
 
【翻译】
 
鲁定公问:“一句话可以使国家兴盛,有这样的事吗?”孔子回答说:“对语言不能有那么高的期望。有人说:'做国君难,做臣子也不容易’,如果知道了做国君的艰难,(自然会努力去做事)这不近于一句话而使国家兴盛吗?”定公说:“一句话而丧失了国家,有这样的事吗?孔子回答说:“对语言的作用不能有那么高的期望。有人说:‘我做国君没有感到什么快乐,唯一庾我高兴的是我说的话没有人敢违抗。’如果说的话正确而没有人违抗,这不是很好吗?如果说的话不正确也没有人敢违抗,这不就近于一句话就庾国家丧亡吗?”

【解读】

“一言可以兴邦”、“一言可以丧邦”,已经成为成语,这并非过甚其辞。执政者确实应该小心谨慎,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。古代专制政治,君主的权力很大,因一言而丧邦的,大有人在。故孔子说,要体会到做国君、做臣下都不容易,就会心存怵惕。孔子批评国君以无人敢于违抗自己的意志为乐的态度,很有针对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