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君子易事而难说也,说之不以道不说也,及其使人也器之;小人难事而易说也,说之虽不以道说也,及其使人也求备焉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3.25 子曰.“君子易事而难说也①。说之不以道,不说也;及其使人也,器之②。小人难事而易说也。说之虽不以道,说也;及其使人也,求备焉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说:通“悦"。
 
②器之:按各人的才德适当使用。“器",器用,作动词用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在君子手下做事情很容易,但要取得他的欢心却很难。不用正当的方式去讨他的欢喜,他是不会喜欢的;等到他使用人的时候,能按各人的才德去分配任务。在小人手下做事很难,但要想讨好他却很容易。用不正当的方式去讨好他,他也会很高兴;但在用人的时候,却是要百般挑剔、求全责备的。”

【解读】
孔子在这里谈的是做人的两种作风。这是君子和小人的又一区别,君子严于律己,心中自有正道和操守,喜欢人以正道行事,他爱惜人才,宽以待人,故人乐为之用。小人喜欢别人顺从取悦自己,做事却对人求全责备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