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壤夷俟,子曰:“幼而不孙弟,长而无述焉,老而不死,是为贼!”以杖叩其胫。

【原文】
 
14.43 原壤夷俟①。子曰.“幼而不孙弟②,长而无述焉,老而不死,是为贼③。"以杖叩其胫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原壤:鲁国人,孔子的老朋友。夷俟.伸腿蹲着等待。
 
②孙弟:同“逊悌",孝悌。
 
③贼:害人的人。

【翻译】

原壤叉开两条腿坐着等孔子。孔子说:“你小时候不谦恭不敬兄长,长大了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,老了还不死掉,真是个害人的家伙。”说完,用手杖敲击他的小腿。

【解读】

此章中孔子批评了一生无所作为而又不尊重人的人。当然,带有恢谐的口吻,他与原壤关系不错。原壤是孔子自幼就熟识的故人,为人放浪形骸,不守礼法。孔子前去拜访他,原壤依礼应当出门迎接的,可他不但不出迎,反而两腿平伸,坐着迎客。孔子注重礼仪,故见到原壤如此行为,就不客气地数落他的不长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