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5.28 子曰:“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。”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众人都厌恶他,一定要去考察;大家都喜爱他,也一定要去考察。”

【解读】

孔子认为,在知人论世上必须独立思考,对一个人不应该以众人之是非标准来决定自己的是非判断,一定要实事求是地进行考察。人言可畏,众人之论未必出于公,公论也未必尽出于众人之口。舆论未必完全可信,不能人云亦云,必须切实地加以辨析和核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