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直哉史鱼!邦有道如矢,邦无道如矢。君子哉蘧伯玉!邦有道则仕,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5.7 子曰:“直哉史鱼①!邦有道如矢,邦无道如矢。君子哉,蘧伯玉!邦有道则仕,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②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史鱼:卫国大夫,字子鱼。临死前要儿子不为他在正堂治丧,以此劝谏卫灵公任用蘧伯玉,斥退弥子瑕,古人称为“尸谏”。
 
②卷(juǎn).收。怀:藏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史鱼正直啊!国家政治清明时,他像箭一样直;国家政治黑暗,他也像箭一样直。蘧伯玉是君子啊!国家政治清明时,他就出来做官;国家政治黑暗时,就把自己的才能收藏起来(不做官)。”

【解读】
据史书记载,史鱼曾经以尸谏卫灵公,而见成效。他在国家有道或无道时,都同样正直;而蘧伯玉则能审时度势以处世,蕴含了道的变通和通达的哲学精神。孔子对两人的处世态度都赞赏,但更欣赏遽伯玉一些,所以说前者是“直”,后者是“君子”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