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可与言而不与之言,失人;不可与言而与之言,失言。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5.8 子曰:“可与言而不与之言①,失人②;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③。知者不失人④,亦不失言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与言:与他谈论。口,谈论。
 
②失人:错失人才。
 
③失言:说错话。

④知:通“智",明智,聪明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可以和他谈的话但没有与他谈,这是错失了人才;不可与他谈及却与他谈了,这是说错了话。聪明的人不错过人才,也不说错话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看清对象再说话
 
孔子在这里谈了个具体的问题,就是如何说话。他提到了两个概念,一个是“失人',一个是“失言"。孔子认为,应该给某人说的话,却没有给他说,就是对不起这个人,是失人:而不该给某人说的话,却给他说了,这是看错了听话对象,是失言。不论是失人还是失言,都牵涉到一个问题,就是没有看清说话的对象。
 
该说话时不说就会失人,有时后果会很严重。南齐萧子良是齐武帝萧赜之次子,贤良多才。当时,他的哥哥萧长懋为太子。齐武帝崇尚节俭,痛恨奢侈腐化,可是太子萧长懋却性喜奢丽,所居宫殿皆雕饰精美,亭台楼阁极尽华丽。又喜欢设计制造珍奇之物,曾用孔雀毛做衣裘,镶金饰玉,光彩夺目。萧子良与太子关系很好,对太子所为心知肚明,但没有告诉父皇。后来,有人把太子行迹报告齐武帝,齐武帝非常生气,怒责太子,并迁怒萧子良。太子死后,萧子良本是众望所归的嗣君人选,但齐武帝因其失人而放弃,最终把皇位传给皇太孙萧昭业,萧子良最后郁郁而终。
 
该说话时就说,才能不失人。贞观年间,唐太宗下令翻修洛阳乾元殿。当时,一个叫张玄素的官员给皇帝上了一道奏折,说:“秦始皇修阿房宫,秦朝灭亡了;楚灵王修章华台,楚国也灭亡了:隋炀帝修乾元殿,隋朝灭亡了。这是历史教训啊!现在,举国上下百废待兴,在这种情况下,陛下还要大兴土木,您不学习明君的优点,却继承了昏君的缺点。这样看来,陛下连隋炀帝都不如啊!”满朝文武都为张玄素捏了一把汗。唐太宗没有怪罪张玄素,反而十分欣赏他的勇气,下令召见他。在朝堂之上,唐太宗问道:“你说我不如隋炀帝,那和夏桀、商纣比,我怎么样呢?”大家都知道,夏桀和商纣是历史上有名的无道昏君。张玄素不卑不亢地答道:'果您真的翻修乾元殿,那您就是夏桀、商纣一样的昏君。”唐太宗被他一心为社稷,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气打动了,不仅没有惩罚他,还接纳了他的谏言,又赏给他500匹绢。
 
历史上,敢于直谏的大亞不在少数,但是像张玄素这样能够成功进谏,并得以名垂青史的幸运儿非常少。很多情况下,这些人没有遇到明君,却仍然坚持直谏,其下场是被杀或遭贬。比如关龙逄进谏被夏桀所杀,比干进谏被纣王剖心,韩愈反对迎佛骨被贬一一他们都是犯了失言的错。没有看清说话的对象,而落得如此下场。
 
在现代社会中,说话已经成为一种艺术,不仅要看场合、看时机,也要看对象。上面所阐述的固然是对上级说话的艺术,在日常生活中和普通人的交谈,即便是很亲近的朋友也要注意这一点。比如你有两个朋友,个性格开朗,搁襟开阔,一个小肚鸡肠,好斤斤计较。他们两个在同一件事上都做得不对,你作为朋友,按理说是有责任纠正他们的行为的,但是具体到每个人的身上,情况并不一样。对第一个人而言,你可以直言不讳地告诉他错在哪里,该怎么做,他心里不会产生不快,还会很感激你,你这就是不失人。对第二个人你就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因为他很可能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生气,这会影响你们之间的关系,这就是失言
 
在社会中生存,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,每个人的跬格都不一样,定要认清与你交往的对象,和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,否则,不仅会失人,还会失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