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礼云礼云,玉帛云乎哉?乐云乐云,钟鼓云乎哉?”

【原文】
 
17.11 子曰:“礼云礼云,玉帛云乎哉?乐云乐云,钟鼓云乎哉?”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礼呀礼呀,仅仅说的是玉器和丝帛吗?乐呀乐呀,仅仅说的是钟鼓等乐器吗?”

【解读】
孔子针对春秋时期权贵奢侈成风,礼乐流于玉帛钟鼓等形式而失去了原有的实质内容等现象,发出了深深地慨叹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