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色厉而内荏,譬诸小人,其犹穿窬之盗也与?”

【原文】
 
17.12 子曰:“色厉而内荏①,譬诸小人,其犹穿窬之盗也与②?"
 
【注释】
 
①荏(rěn):软弱。
 
②窬(yú):同“逾",爬墙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外表严厉而内心怯懦,用小人作比喻,大概像个挖洞爬墙的盗贼吧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色厉内荏,心如贼盗
色厉内荏作为一个成语,用来形容那些外表严厉而内心怯懦的人。这个成语就出自这段文字。孔子犀利地指出,这种人虽然外表很强悍,其实内心非常软弱,心虚得就像做贼一样。这个比喻,恰当而生动地描述了色厉内荏之人的实际心理。
 
孔子之所以对色厉内荏的小人提出如此尖锐的批评,是有其背景的。《阳货》篇里曾三次说到“陪臣执国政”的问题,这三次事件的主人公分别是阳货、公山弗扰、佛肸,他们都曾召请孔子出来做官。但是我们知道,孔子不仅反对“礼乐征伐自诸侯出”,更反对“陪臣执国政”。不管是诸侯还是陪臣执国政,都属于僭越礼制的行为,“名不正言不顺”。所以,不管他们的气焰有多么嚣张,都是非常心虚的。孔子所说的色厉内荏针对的就是阳货之流,直接揭露了他们的弱点,让大家不要被他们外表的强大所迷惑,认识到在实际上他们的内心虚弱得很,根本不堪一击,应该真正感到害怕的是他们自己。
 
仔细观察色厉内荏之人,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类:一类是确确实实的弱者。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真正强大的人在外表上往往表现得随和而低调,他们的强大蕴含在内心中;那些表现得张扬而气焰嚣张的人往往是实际上的弱者。是弱者却不承认,这其中有虚荣心作祟。内心虚弱的人,一方面怕受苦,不想经受痛苦的磨炼而成为真正的强者;一方面急功近利,迫切想得到社会的承认和他人的敬重。鉴于这两方面的考虑,有一种方法再适合不过了,那就是装,不花时间不费力,瞬间就可以变成强者。老鼠求神仙把自己变成猫,当心还是老鼠心、形体已经是猫的老鼠见了猫之后,还是吓得屁滚尿流。可见有强大之形,无强大之实,是很容易露馅的。
 
一类是有那么一点儿强大,但相比较而言还是弱者。这类人在其气势上比上不足、比下有余,但又不安于现状。尤其是在长时间的比下有余后,容易沾沾自喜,误以为自己很强大,甚至还会口出狂言、四处挑衅。在不如自己的人那里,他们往往能占到便宜。但是,一旦遇到真正的强者,先前的气焰也都荡然无存,只剩下落荒而逃的份儿。这种人是缺乏自知之明,尝了点甜头后,就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了,气焰也随之高了起来,其实也是色厉内荏,只不过他不自知罢了。这种人往往需要吃几次亏,才能发现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强大,才能接受教训,要么变成真正的强者,要么安分一些,不四处挑衅。
 
一类是确实很强大,但是这种强大不是来自于他自身,而是他从别人那里借来的,抢来的,甚至是偷来的。一般说来,人们对权力总是心存敬畏的,因为权力会对自身产生某种影响。权力越大,这种影响就越大。有些人就抓住了这一点,他们夺权篡位,想尽一切办法获得权力,但是他们的行为是不正当的,是不合法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虽然有着强大的权力,其实内心还是很虚弱的,最怕的就是别人的议论、指责与否定,他们往往通过滥用权力,甚至采用暴力恐怖手段来显示自身的强大,但这恰恰暴露了他们内心的恐惧。孔子所不齿的阳货之流就属于此类,历朝历代实施暴政的帝王将相也属此类。
 
不管是上面的哪一类,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虚伪,正是因为他的强大是假冒伪劣产品,他才那么怕打假的,他才会心虚。如果能够加强自身修养,使自己的内心真正强大起来,即使外表随和,也是真正的强者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