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射不主皮,为力不同科,古之道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3.16 子曰:“射不主皮①,为力不同科②,古之道也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射不主皮:皮,代指箭靶。古代箭靶叫“侯”,用布或皮做成,中心画着猛兽等。孔子此处讲的射不是军事上的射,而是练习礼乐的射,因此以中不中为主,不以穿破皮侯为主。
 
②为(wèi):因为。同科:同等,同级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比射箭,主要不是看否射穿皮做的箭靶子,因为各人力气大小不同。这是古时候的规则。”

【解读】

“射”是周代贵族经常举行的一种礼节仪式,属于周礼的内容之一。孔子在这里说明了射礼所重之事是在于能射中目标,而不在于要去贯穿箭靶的皮革。因为古时射礼所行之道在于观人品行,注重养德。古时不主张射穿其皮,但能射中靶心即可,即便稍偏,亦无不可。因为各人的力气大小不同等,君子无所争,君子尚礼不尚力。而主皮之射就是崇尚武力,流于粗野及争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