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谓颜渊曰:“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,惟我与尔有是夫!”子路曰:“子行三军,则谁与?”子曰:“暴虎冯河,死而无悔者,吾不与也。必也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者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7.11 子谓颜渊曰:“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,惟我与尔有是夫①!"子路曰:“子行三军,则谁与②?'子曰:“暴虎冯河③,死而无悔者,吾不与也。必也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者也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夫(fú):语气词,相当于'吧”。②与:同……一起,共事。③暴虎:空手与老虎搏斗。冯河:赤足瞠水过河。冯,同“凭"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对颜渊说:“如果用我,就去积极行动;如果不用我,就藏起来。只有我和你才能这样吧!”子路说:“如果让您率领三军,您愿找谁一起共事呢?”孔子说:“赤手空拳和老虎搏斗,徒步涉水过大河,即使这样死了都不后悔的人,我是不会与他共事的。我所要找的共事的人,一定是遇事谨慎小心,善于谋划而且能完成任务的人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进退有度,有勇有谋
颜回秉持用舍行藏的处世态度,深受孔子赞赏。用舍行藏是说如果能为当世所用,就施展才华,在社会上大力推行仁道;若是不为当世所用,就隐藏才能,韬光养晦,退而隐居起来。这种处世之道,依据社会现实决定进退,洒脱自如,堪称极为高深的大智慧,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。
 
由此可见,颜回是一个仁者。而子路却有着不同于颜回的人生追求,他渴望成为一个勇者。但遗憾的是,他对勇者的理解有些偏颇。他在听到孔子赞美颜回后,就有意向孔子夸耀自己的武勇,他觉得只有拳头才是硬道理。孔子直言不讳地批评了他的错误想法,告诉他凡事不能鲁莽行事,要学会审时度势,运用智谋取敌制胜。在孔子看来,仅有勇气却缺乏智谋的人,只能算是个莽汉。只有将智谋和勇气结合起来,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勇者。
 
孔子告诉子路,不懂得运用智谋的人,就像是明知打不过老虎,却仍要赤手上阵;明知自己不识水性,却仍要涉水过河一样,这种行为是无知的鲁莽,会白白牺牲掉自己的性命,无异于自取灭亡。这种有勇无谋之人,虽然四肢发达,但头脑简单,根本不值一提。最后,孔子对子路说,“吾不与也”,表示坚决不与有勇无谋之人合作。
 
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子路并没有接受孔子的批评教育,而是保持着刚勇之性,以至于因此而送命。公元前480年,为了阻止鲁国政变,子路找蒯聩说理,而蒯聩却命人攻击子路,子路帽子被打落,仍坚持“君子死,而冠不免”,在系帽缨时被杀。当时,倘若子路灵活一点,完全可以避免一死。勇敢没有错,但不能一味刚勇,而应该多动脑筋,把勇敢和智谋结合起来。这样既能保护自己,也有利于办好事情。
 
为人处世是一种智慧,要能审时度势,依据环境决定进退。一个人再有才华,如果没有合适的环境,也无法获得成功。条件不允许,退隐保全性命,则是明智的选择。另外,为人应该有勇有谋。有勇无谋是莽夫,无勇之人是懦夫。对一个渴望成就事业的人,这样的智慧是必须牢记的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