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人为长府,闵子骞曰:“仍旧贯如之何?何必改作?”子曰:“夫人不言,言必有中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1.14 鲁人为长府①。闵子骞曰:“仍旧贯②,如之何?何必改作?”子曰:“呋人不言,言必有中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噜人:指鲁国的执政大臣。长府:鲁国贮藏财货的国库名。

②仍:沿袭。贯:事。
 
【翻译】
 
鲁国的执政大臣要翻修长府。闵子骞说:“照老样子不好吗?何必一定要修呢?”孔子说:“闵子骞这个人平常不大说话,但一开囗必定说到要害上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成由勤俭败由奢
 
这里,孔子通过赞赏闵子骞来表达自己崇尚节俭、爱惜民力的政治主张。孔子的儒家学说虽为封建统氵台者服务,但他也主张爱人、强调德政。他希望执政者通过农工商并重利民、富民,同时倡导减赋节用、去奢从俭,反对统治阶级的过分盘剥和奢侈浪费。不仅孔子重视节俭,道家创始人老子也说过:“吾有三宝,曰慈,曰孝,曰俭。
 
在孔子等先哲看来,统治者的节俭对治理国家来说,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。在那个生产力落后的时代,社会资源极为匮乏,统治者的节俭,有时可以使大批平民免于饥荒;而统治者的奢华无度,极有可能陷百姓于水火之中。可以想象,如果统治者个人欲望膨胀,想要过更为奢华的生活,住更华丽的宫殿,占有更多的美女,那便会对人民征收更多的赋税,要人民服更多的徭役。如此,人民必然生活艰难,怨声载道,国家必然不能安定。更进一步,有的统治者对内横征暴敛,仍不能满足,还想占有别国的珍宝美女、土地,那么,战争便来了,这个国家就更不安定了。相反,如果统治者能够克制自己的欲望,崇尚节俭,那么国家对人民的征敛必然比较少,对人民的骚扰也会比较少。同时,各级官僚也会效仿统治者克己,不因追求奢侈的生活而过度盘剥人民。如此,人民生活便会安定幸福,国家自然便治理好了。正是因为这个机理,孔子认为,一个人修身的道理用到治国上,便可以治理好国家。因为说到底,修身便是克制欲望,治国最关键的地方也在这里。
 
历史证明了孔子的睿智,后世无数的实例证明,“成由勤俭败由奢'确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西汉初年,由于多年战乱,国家和社会都极度贫困,高祖刘邦甚至连匹匹纯色的仪仗用马都凑不齐。为了巩固统治,西汉采取与民休息的政策。到了汉文帝的时候,他自己以身作则,躬行节俭,他在位23年,宫室、园林、服饰、车驾等都没有增添。有一次,他打算建造一座露台,召来工匠一算,造价要上百斤黄金,相当于十家中等平民的家产,便放弃了。他本人平时穿的都是用粗糙的黑丝绸做的衣服,就连他宠爱的慎夫人,也不准穿拖地长裙,不准使用绣彩色花纹的帏帐。文帝为自己预修的陵墓,不准用金银铜锡等金属做装饰,只使用瓦器,也不修高大的坟堆。他以自己节俭的美德,开创了千古流芳的“文景之治”。
 
而那些放纵自己的欲望暴民虐民者,多数难逃失败的命运。此类统治者眼界狭隘、贪图享乐,或声色犬马、纸醉金迷,毫无恤民之心。他们以一己享受为最终目的,以无休止的掠夺与役使民众为乐事。其所统治或领导的社会贫富分化严重阶级压迫惨烈,民众衣食不保,终因无法生存而奋起反抗。所以此类统治者多常会因失去民心而被历史抛弃,其所处社会也会因秩序崩溃而陷人倒退。比如夏桀、商纣,此二人为私利或残害天下,或征战不休,最终都引发百姓奋起抗争,自己也成了臭名昭著的暴君。
 
即便是现代社会,为政者也要崇尚节俭、爱惜民力。平常要尽量体察民意,制定政策时最好多借鉴民众的意见、倾听民众的呼声。在大力发展经济、富民的同时,更要提高参政者的水平,杜绝奢侈浪费,严防腐败和政绩工程。只有勤俭节约、体察民众才能使社会公平,分配合理,国家政治才会廉明高效才能使社会秩序稳定,经济不断发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