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论笃是与,君子者乎,色庄者乎?”

【原文】
 
11.21子曰:“论笃是与①,君子者乎?色庄者乎?"
 
【注释】
 
①论笃是与:赞许言论笃实。这是“与论笃"的倒装说法。“与"是动词,表示赞许的意思。“论笃”是提前的宾语。“是”用于动宾倒装,无义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要赞许说话稳重的人,但这种人是真正的君子呢,还是仅仅从容貌上看起来庄重呢?”
 
【解读】
 
看透人的本质
 
在这里,孔子提出,评价一个人,要透过现象看本盾,不能单纯地凭借外在表现就说一个人是否是君子,而是要看他是真正具有君子的高尚品行,还是装出来的道貌岸然。认清一个人的本质,对我们来说很重要,因为这个认识,直接决定了我们如何与人交往。识人用人,对普通人来说之关系到个人利益,但对国君或领导们来说,却决定着一个国家、政府或组织的生死存亡。
 
西汉末年,汉成帝驾崩以后,皇太后王政君掌握着实际权力。由于后来的哀帝、平帝在即位时年龄都很小,而且是以皇室旁支人继大统,所以并没有实权。当时,太皇太后王政君被王莽谦恭仁孝的假象所迷惑,几乎把所所有大权都交给了他。王莽在羽翼丰满之后,毒杀小皇帝,篁汉自立,西汉就此灭亡。西汉灭亡,王政君负有很大的责任。如果她对王莽的言行有清醒认识,能看透王莽仁厚外表下的狼子野心,也不会有如此乱局。隋朝末年,隋文帝也是被次子杨广伪装的假象迷惑,废黜了太子杨勇,改立杨广为太子。结果,不但自己的爱妃被丿L子糟蹋,而且最终断送了隋朝的大好河山。
 
作为个人,我们也会经常看错人,并因此给事业带来损害。因此,我们也需要密切注意这个问题。我们之所以经常看错人,原因在于总是凭借一些外在的东西判断他人。大多数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,一个行为得体相貌堂堂的人更容易赢得我们的好感与信任,尽管他有可能是个金玉其外、败絮其中的家伙,但这是深人交往之后才能判断出来的。这就说明,很多时候我们有可能被一些善于伪装的人给欺骗了。这就要求我们擦亮眼睛,剥掉这些处心积虑伪装自己的人的面纱,还原它的真面目,透过现象看到他的本质。
 
大千世界,人是最复杂的动物,难以认清难以把握。要想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,判断此人能否结交,能否深交,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光靠一时一事,是不可能做出正确判断的。要想准确地评价一个人,要耐着性子,冷静观察、冷静思考。识人,眼光要放长远,不能只盯着眼前;要善于挖掘本质,不能只注重表面现象,这是看清一个人本质的关键。人是善于伪装、善于表演的,很难一时半刻就看出个子丑寅卯来,也不可能凭借一两件事就断定一个人的好坏。
 
要想准确了解一个人的本品行,千万不要光看一个人说了什么,而要看他做了什么。在现实生活中,有很多人说一套做一套,有时候说得漂亮的不一定能做得漂亮,有时候做得漂亮的不一定会说。因此,识人不要听他说,而要看他做。而且,不仅要看他在人前做什么,而要看他在人后做什么。有些人在人前表现得彬彬有礼、有品位,可是到了没有人的地方,就暴露了本来的面目,全无修养可言
 
此外,判断一个人,还要注意看他的表现是不是具有一致性。有的人长了两副面孔,对上级阿谀奉承,极尽谄媚;对下属声色俱厉、挑剔刻薄,这就是小人。我们还要注意“伪君子,,,他们在大多数时候表现的和真君子没有什么两样,有时表现的甚至比真君子还要有谦谦之风,但是这一切都是伪装的,一旦触及他的利益,他会马上变一副脸孔。这类人最善于伪装,能说会道,无论是谁一时都难以分辨。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.要想认清一个人的本质,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