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邦有道,危言危行;邦无道,危行言孙。”

【原文】
 
14.3 子曰:“邦有道,危言危行①;邦无道,危行言孙②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危:直,正直。
 
②孙(xùn):通“逊"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国家政治清明,言语正直,行为正直;国家政治黑暗,行为也要正直,但言语应谦逊谨慎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如何全身避祸
此章孔子告诉我们,当国家政治清明的时候,我们的言语和行为都应该正直;当国家动荡、社会不安的时候,我们的行为要端正,但在言语上,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说话方式,要谦虚谨慎,要有分寸。其实孔子是在教我们为人处世的道理。宋朝的尹焞就曾说过:“君子之持身不可变也,至于言则有时而不敢尽,以避祸也。”
 
“危言危行”自不必说,历史上大凡盛世,君主多半比较开明,做臣子的可以“危言危行”,大胆一些。但是,当君主无道,君子必须做到“危行言孙”。如其不然,轻者会丢官罢职,重者会有性命之忧。
 
岳飞20岁从军,在抗金斗争中始终赤胆忠心,英勇善战,屡立战功。以岳飞为首的四大杰出将领,逐渐训练出能征善战的军队,与消灭北宋的金国形成了强有力的抗衡。在那个金兵屡次南犯、朝政腐败不堪的岁月,岳飞提出了出兵北伐金国的主张。北伐本来没错,但岳飞却说错了话,用错了口号——直捣黄龙,迎回二圣。黄龙是金军老窝,捣了也罢;但他要迎回的二圣,一个是皇帝的老爸徽宗,一个是皇帝的哥哥钦宗。这样就有问题了,父兄都回来了,当今皇上宋高宗怎么办?后来,秦桧就到皇帝那里去打小报告,还在纸上画了3个太阳,意思是提醒皇上,国无二主,天无二日啊。高宗口上不说,心里却相当不痛快。于是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一个“莫须有”的古怪罪名。岳飞在“邦无道”的时候,没有做到孔子所言的“危行言孙”,结果惨死在风波亭中。
 
与冤死的岳飞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自号“长乐老人”的冯道。此人品行颇具争议,但就“危行言孙”而言,能做得比他更出色的基本上找不到几个。冯道历仕后唐、后晋、后汉、后周四朝十君,拜相20余年,人称官场“不倒翁”。如果是在太平盛世,倒也算不得什么,问题是他所处的是社会大变革时期。冯道“为人能自刻苦为俭约”,在随军当书记时,住在草棚中,连床和卧具都不用,就直接睡在草上;领到的俸禄与随从、仆人一起花,与下属吃一样的伙食也毫不在意;将士抢来美女献给他,他往往会婉言谢绝,实在推却不了的,就另外找间屋子养着,找到她的家人后再送回去。冯道不贪财、不好色、不受贿,没有落下任何把柄于他人之手,使人无法攻击他。更主要的是他的品格端正,说话做事谨慎小心,以致无懈可击。行为本身端正,在言语和态度上又有分寸,从不乱说话、乱发牢骚、随意抱怨。可见,冯道能拜相四朝、历时数十年而不倒,关键在于做到了“危行言孙”。
 
总的来说,孔子教给了我们两个原则:第一,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持身端正,做事规规矩矩,行为方方正正;第二,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说话方式,凡事要三思而后言,不牢骚满腹,说话要有分寸,要注意保护好自己。记住这两个原则,做人做事才能更加顺利。
评论..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