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孟之反不伐,奔而殿,将入门,策其马曰:‘非敢后也,马不进也。’”

【原文】
 
6.15 子曰:“孟之反不伐①,奔而殿②,将人门,策其马③,曰:‘非敢后也,马不进也。’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孟之反.又名孟之侧,鲁国大夫。伐.夸耀。
 
②殿:在最后。
 
③策:鞭打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孟之反不喜欢自夸,打仗败了,他走在最后(掩护撤退)。快进城门时,他用鞭子抽打着马说:“不是我敢殿后呀,是我的马不肯快跑呀!”
 
【解读】
 
居功不自夸
 
在本章中,孔子对孟之反居功不自夸的谦逊精神进行了赞扬。在孔子看来,谦逊是一种修养和美德,人们只有做到谦逊不自夸,才能保持着不骄不躁的心态,在面对困境和顺境时保持着平和,为自己的成功多加一份砝码。
 
在我国历史上,像孟之反这样有着如此谦逊美德的人很多。东汉名将冯异,追随汉光武帝刘秀驰骋沙场,战功卓著。可是,每次战役结束,诸将论功行赏之时,他都会将自己的封赏都让给部下。在闲暇之时,还会独坐在大树下读书思考,被人称为“大树将军"。冯异有着杰出的军事才能,并且战功赫赫,却一直低调做人,从来不自夸。像他这种高洁的品格,很是值得我们学习和效仿。
 
做人只有不自我夸耀,才能保证自己的平安幸福。但是,无论是在历史上,还是现实中,低调做人的不多,喜好自我夸耀的却比比皆是。有些人刚取得一点成绩,逢人就说,唯恐他人不知道,在描述自己的功劳之时,还会夸大其词,一张囗便是想当初是如何“过五关斩六将",从未提及过“走麦城''的事情。这种自我夸耀,其实就是一种骄傲心理,他们觉得自己比别人强,总是沾沾自喜。事实上,不停地炫耀,不但不能增加荣誉,反而会引起他人的反感,得不偿失。历朝历代君王,最忌的就是功高震主之人,像赵匡胤的“杯酒释兵权"已经算是非常'喀气''的了,像越王勾践的“狡兔死,走狗烹",刘邦的“敌国破,谋亡”,都是些活生生的例子。历史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,但事到临头,许多人还是执迷不悟,重蹈覆辙。
 
关于如何看待自己的功劳,老子有句名言一功成而不居,夫唯不居,是以不去。”也就是说,一个人在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以后不居功自夸,就能长保自己的平安。但是,真正理解并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却不多,揽功诿过的却不少。更有甚者,有些人还因为争功大打出手。这样做只会破坏自己的人际关系,使最亲密的同事和伙伴变成仇人和冤家,引起内部的不和与争斗,进而败坏事业。在现代社会,争抢功劳必然会引起同事之间的摩擦,招来他人的妒,为自己以后的发展埋下祸根。
 
因此,人们在有了成绩以后,千万不能骄傲自夸。要知道,居功自夸必定暴露小人得志后的嘴脸,将会受到旁人的鄙夷。而君子则不同,他们的内心总会像水那样平静,有功与无功几乎是一样的,自然不会和他人争抢功劳,更不会居功自夸了。如何面对自己的功劳,说到底就是一个人的器量问题。一个人若是没有大的器量,你想不让他居功自夸也很难办到。只有器量大了,才会不屑于居功自夸的陋行。有功不居既是一种崇高的修养,也是人们立身处世的一种艺术。它表现出的是一个人深厚的涵养和宽阔的胸襟,是一种大智慧。